这场走访中,9位在沪跨国公司CEO说出了疫情以来的心路

发布日期:2020-09-16 05:21   来源:未知   

春节假期,奥特斯中国董事会主席潘正锵在新加坡休假,他仍每天和奥特斯疫情应对小组进行视频讨论,布局防疫措施。假期一结束,他就从新加坡回到上海。他说,他回到公司,员工才会觉得这里是安全的。

疫情期间,他们都选择了“逆行”

摘要:如今,他们对企业转型有着更深刻的体会。

迅达中国的CEO施达毓一家,本来打算去西安过春节,临行前一天,根据当时形势,决定还是留在上海,后来也没有回美国。

史宾沙公司全球合伙人丁海英,正在讲解她与上海外商投资协会合作的对9家在沪跨国公司中国区CEO的走访报告。

“我是1月29日从东京飞回上海的。回日本,本来是要去总部开会,鉴于当时中国的疫情,总部通知我不要去公司,于是,我当即决定返回上海。”说这话的是富士胶片中国总裁武?博信。

卡博特公司资深副总裁兼亚太地区总裁朱戟回忆道:“虽然当时是春节假期,但我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件大事,第一个本能反应就是要归位。年初四,我一个人先于家人从新加坡回到上海。危机发生时,作为领导,一定要知道自己的位子在哪里。”

4个月前,迅达集团决定投资建设口罩生产线。(来源:企业官微)

日前,上海市外商投资协会与全球五大猎头公司之一的史宾沙公司一起走访了9家在沪跨国公司的中国区CEO,这些外企“掌门人”回顾过去几个月的惊心动魄,依然记忆犹新。

当时有不少外国人选择回自己国家,伟书杰的夫人也问他是否要带孩子们回法国,他非常肯定地回答“No”。“我们来到中国,这里就是我们的家,我们哪里都不用去。”搬来中国之前,伟书杰一家曾居住在俄罗斯,他的理念是不管到哪里,都可以真正“落地”,为这个国家做些事情。

而米其林大中华区总裁伟书杰说:“我们刚来上海半年,很期待在上海过春节,本来已经制定了一个深度游览上海的完美计划,结果大多数时间在家里的厨房度过。”